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施霓靳騁 第4章_阿曼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隨即,元元媽媽像是想到什麼,趕緊將小胖子扯過來,「趕緊道歉!
小胖子抽抽嗒嗒,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高聲大喊道:「我不要,我沒有錯!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
元元媽媽都要嚇壞了,趕緊捂住孩子的嘴巴,大聲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
「唔唔唔……」小胖子一臉的不服氣。
記憶中,他爸爸媽媽都是無所不能的。
每次他跟小朋友們鬧矛盾,錯的都是那些賤民。
每次都應該是那些賤民跟自己道歉下跪的。
怎麼這一次,錯的人就變成他了呢?
他才不服氣呢!
小胖子哭得更加破碎了,上氣不接下氣,即便被捂着嘴巴,也還要大喊:「我沒錯!」
副局的眼睛都給氣紅了,怒而指向妻子,喝道:「都是你把孩子給慣壞了!」
元元媽媽也覺得很冤枉。
明明是他老來得子,對這個兒子視若珍寶。
怎麼就成了她的錯了呢?
但她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哽聲朝着小墨墨喊道:「對……對不起……」
小墨墨氣呼呼轉開了頭去。
現在來道歉了?
晚了!
「真的很對不起,」元元媽媽的淚眼婆娑,道:「都是我家孩子不好,弄壞了墨墨的玩具,這樣好不好,我們家裡有很多很多好玩的玩具,墨墨喜歡什麼樣的,去我家隨便挑,我也知道你們二位很忙,以後墨墨在學校里大小事務我全部包圓了,只求你們,墨爺,墨墨,還有……太太,求你們原諒我們的有眼無珠,可以嗎?」
施霓卻道:「做錯事的是孩子,道歉的卻是大人,這就是你們為人父母的最大錯誤。你的孩子沒有悔過之心,這個道歉,我們不接受。」
墨墨抱着媽咪的大腿,十分認同地點頭。
媽咪說的對!
副局臉色全白:「墨太太……」
「我勸你還是少說少錯,」施霓平靜道:「否則真把墨爺得罪死了,那你就真的挽回不了了。」
在靳騁的心裏,施霓早就爛透了。
又怎麼可能會承認她是什麼墨太太?
副局的臉色更白了。
什麼意思?
她不是墨太太?
他有些迷茫,看向靳騁。
卻見靳騁的臉色也越發難看了,渾身原本就駭人的氣場更是登時間降落到了冰點。
到底是哪句話說錯了?
副局完全弄不明白,很快顧澤就帶着人過來。
他的臉上都是專業的微笑,道:「邵先生,請您跟我這邊來吧。」
副局看見顧澤,臉色更是敗了下來。
靳騁身邊的金牌助手,顧澤。
如果說,靳騁是閻王爺,那顧澤無疑就是他手底下的文判官。
看着笑意盈盈,實際上,卻是個實打實的劊子手。
副局這一家三口很快就被請了出去。
園長很快拿來了醫藥箱,道:「墨爺,太太,還是抓緊處理一下傷口吧,孩子跟大人的臉都得好好保護才行。」
「我來吧。」施霓伸手接過藥箱來,打開藥箱來給小墨墨上藥。
小墨墨有些抗拒,小臉嚴肅道:「媽咪也受傷了!」
肉乎乎的小手,抬起來指了指施霓的臉,奶生生的嗓音嚴肅道:「寶寶呼呼,媽咪疼嗎?」
施霓的心軟得一塌糊塗,溫柔道:「媽咪不疼,媽咪先給寶寶上藥好不好?」
小墨墨搖頭:「媽咪先上!」
「給寶寶上完,媽咪才上,這樣會比較快回家吃飯。」
「好吧。」小墨墨總算是妥協。
就在施霓給小墨墨上藥的空隙,老師走過來,滿臉歉意道:「抱歉墨墨媽媽,元元媽媽的脾氣很不好,所以我們老師都不敢跟她對着干,並不是偏心他們的孩子,對墨墨我們也……」
「沒關係的,」小墨墨奶聲奶氣道:「老師已經幫忙了,是他們壞。」
老師一臉感動,紅了眼睛:「對不起墨墨,是老師沒有保護好你。」
這麼明事理的孩子,這是什麼寶貝小天使!!
老師更加內疚了,「墨墨媽媽把孩子教的真好。」
施霓頓時有些心虛。
她教個屁。
可是小墨墨卻是一臉的與有榮焉,驕傲道:「嗯嗯!我媽咪可好了!」
施霓尷尬地輕咳一聲。
老師繼續道:「墨墨什麼都好,就是吃飯的時候喜歡挑食,中午跟下午茶都經常不喜歡吃東西。」
施霓看向了小墨墨。
小墨墨辯解道:「才不是呢,墨墨只是不餓而已!」
可話音剛落下,就聽到了小墨墨肚子咕咕叫的聲音。
施霓莞爾失笑。
小墨墨的臉蛋兒一下就紅了,嘀咕道:「寶寶不餓……」
「好了,」施霓剛好給小墨墨處理完傷口,「走,回家吃飯。」
看施霓想站起來回家,小墨墨急了,喊道:「媽咪的臉,媽媽的傷口還沒弄呢!」
老師趕緊道:「我來吧,墨墨媽媽,我給你上藥。」
「先回家吧,」靳騁不由分說開口道:「上車再上藥!」
園長立馬錶示藥箱直接送給他們了,讓他們帶走方便在車上用藥。
走出門,施霓就自覺地保持安靜。
靳騁的脾氣一向都不好,自己今天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他肯定很生氣。
果然,一走出幼兒園的大門口,靳騁第一句話就是預料之中的冷嘲熱諷:「居然帶自己兒子打架,你可真是個好母親。」
施霓被這陰陽怪氣的話激怒,深深吸了口氣,抬眼對上他的眼,強作平靜道:「我兒子被人欺負了,我們母子兩個人被人辱罵,難道我還不能討回公道嗎!」
靳騁冷嗤:「這就是你討的公道?」
他意有所指看了眼施霓臉上的抓傷,眼裡譏諷毫不掩飾。
施霓:「……」
她也是錯誤預估了對方的力氣。
沒想到對方人長得那麼矮小,力氣那麼大,而且伎倆招數那麼低級。
不是扯頭髮,就是用指甲直接衝著她的臉抓。
「為了抹黑墨家的名聲,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施霓有些惱:「你的意思是,我今天這樣做,都是為了那個人,毀壞墨家的名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