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林亦可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她走到林建山面前,還算恭敬的喊了一聲,「爸爸。」

「你還知道回來,丟人現眼的東西,林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林建山的臉上已經不見了剛剛的笑意,在見到林亦可的時候,完全被憤怒取代,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面前的茶几上。

「爸爸的意思,是不打算要我這個女兒了嗎?」林亦可並沒有被他嚇壞,反而一臉平靜的詢問。

林建山惱火的瞪着她,卻沒說話。

斷絕父女關係這種事,林建山還做不出來。從政的人,最在乎的就是名聲。

「瞧你們父女兩個,怎麼像上輩子的仇人一樣。建山,你也消消火氣,孩子肯回來總算是好事。」陸慧心適時的開口,並笑着走到林亦可身邊,拉住她的手,一臉的關切。

「小可,怎麼一個人回來,孩子呢?雖說是私生,傳出去不太好聽。但總是你親生的,你爸爸的親外孫,你帶回來,我們也可以幫着照顧。」

笑裡藏刀,這是陸慧心慣用的伎倆。以前,她年紀小不懂事,對於陸慧心的袒護一直心存感激。後來才慢慢的發現,每次陸慧心『袒護』她之後,林建山只會對她更加的惱火與不滿。

果然,陸慧心說完後,林建山的臉色變得更難看。

林亦可甩開陸慧心的手,笑容甜美,只是笑意絲毫不達眼底,「謝謝阿姨的關心。不過,我的事您還是別操心了。多關心關心姐姐,她左一次右一次的流產對身體不好,萬一造成習慣性流產或者不孕,那可麻煩了。」

陸雨欣以前和一個房地產大亨的獨子交往,後來才知道對方有吸毒史。被迫分手,並且偷偷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這件事雖然被陸慧心捂得嚴實,但這個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也只有林建山被蒙在鼓裡。

「雨欣流產了?究竟怎麼回事!」林建山再次震怒。

而林亦可就在他的震怒聲中,拖着行李箱,不急不緩的沿着樓梯上樓。至於怎麼向林建山解釋,那是陸慧心母女的事。

林亦可的房間在三樓的盡頭,是整棟別墅中除了主卧以外最大最奢華的一間。

她推開房門,房間內的一切看似沒變,但床頭上擺放着的不再是她的洋娃娃,衣櫃里塞滿了陸雨欣的衣服,梳妝台上擺滿了陸雨欣和左燁的婚紗照。

林亦可站在屋子**,隨手把行李箱放在一旁,喊來了吳惠。

「吳媽,辛苦您把屋子裡不相干的東西都清理出去,哦,先清理一下浴室,我要洗澡。」

「好的,小姐。」

吳惠的手腳利落,等林亦可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屋子裡所有陸雨欣的東西都被丟了出去,連窗帘和床品都換了新的。

林亦可坐在梳妝台前面擦頭髮,鏡子里的女孩安靜美好,像一幅畫一樣。

身後的房門卻在此時被人撞開,砰地一聲重響後,陸雨欣氣沖沖的走進來。

「林亦可,誰允許你動我的房間!」

林亦可透過面前的鏡子看着她,鳩佔鵲巢還能這樣理直氣壯,她有點兒低估了陸家母女的臉皮和無恥程度。

她放下手裡的毛巾,緩緩的站起身,看着陸雨欣笑道,「姐姐,左燁都已經讓給你了,一間房間你也要搶嗎?」

「是你自己沒本事留住男人,被甩了也是活該,可賴不到我身上。」陸雨欣的語氣中充滿了嘲諷。

林亦可嬌笑着點了點頭,「我的確沒有姐姐的本事,左燁口口聲聲說要對你負責,你不會去告訴他,你還是處女吧?如果他知道你也為別的男人流掉過孩子,你猜猜他會是什麼反應?」

陸雨欣聽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明顯有些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