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左燁是非常傳統的男人,所以,陸雨欣才會修復了處女膜,和他生米煮成熟飯。她懷過孕還打過胎的事當然不能讓他知道。

「林亦可,你少威脅我。左燁那麼愛我,你說的話他是不會相信的。」陸雨欣怒視着她。

「他多愛你我不清楚,總之,容易變心的男人我也不稀罕。不過,這個房間我沒打算讓給你。如果你再不出去,我就要給左燁打電話了,正好看看他到底會不會相信我的話……」林亦可說話間,作勢拿起手機。

陸雨欣不等她把話說完,氣沖沖的離開去找陸慧心。

「我的小祖宗,你又怎麼了。我剛安撫好你爸爸,你最近給我老實一點,讓我省點心。」陸慧心警告道。

「媽,都是你心慈手軟,當初就應該把她們母女一起掃地出門,看她還怎麼在我面前叫囂着和我搶房間。」

「我的小祖宗,你小聲點,當心被你爸爸聽見。」陸慧心慌慌張張的伸手捂住陸雨欣的嘴巴。

「不就是一間卧室,你和她較勁什麼。不分輕重。一年後你就要嫁到左家,你現在應該把心思放在左燁身上,你們已經訂婚了,抓緊時間催着他領結婚證,免得夜長夢多。」

「您少操心了,他早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乖得像條小狼狗一樣。」陸雨欣一臉得意的說。

陸慧心卻提點道,「這會兒得意起來了,當初是誰哭哭啼啼的害怕左燁不負責,如果不是雨桐給你出主意,讓你假懷孕,再假流產賴在林亦可的身上,你能把左燁收的服服帖帖?」

陸雨欣和陸雨桐是一對雙胞胎,妹妹美貌,姐姐聰明,兩個女兒一直是陸慧心的驕傲。目前,陸雨桐正在國外拍戲,她可是近兩年正當紅的小花旦。

「是,在您眼中姐姐什麼都比我好。」陸雨欣酸唧唧的說了一句後,從梳妝台上拿起一隻首飾盒遞給陸慧心。

「左燁今天剛送給我的,聽說是左家的傳家寶,只傳給兒媳婦。」

盒子里是一對翡翠玉鐲,翠綠翠綠的顏色,沒有一絲雜質,看水頭就知道是上品。黃金有價玉無價,這對手鐲可以說價值連城,難怪用來傳家。

陸慧心拿着鐲子,突然計上心頭。「雨欣,其實你想出一口氣也不難……」

林亦可回到林家的第一晚睡得還算安穩。

她有賴床的習慣,翌日清晨,還是吳惠把她叫醒的。

「吳媽,幾點了?」林亦可坐在床上,伸手揉着惺忪的睡眼。

「八點鐘了,現在下樓,正好趕得及和你爸爸一起吃早餐,你不是有話要和他說嗎。」吳惠提醒道,並找好了外套給林亦可披在肩上。

林亦可換好了衣服,簡單的洗漱後下樓。

餐廳里,林建山和陸慧心母女正在用早餐,氣氛活絡,有說有笑。

林亦可不得不佩服陸慧心的手段,昨晚的事居然沒對她造成任何的影響。林建山身為政客,並不是那麼好拿�總裁別太撩前妻她有馬甲護體��,可陸慧心對這個男人卻掌控的剛剛好。

如果她母親有陸慧心一半的本事,也就不會慘淡的離婚收場。秦菲太驕傲了,根本不屑於去迎合男人。女人需要自尊,但過分的驕傲卻未必是好事。

林亦可在屬於她的位置上坐下來,乖巧的向眾人打招呼,「爸爸,阿姨,姐姐,早安。」

陸雨欣頭也沒抬,鼻子里發出一聲輕嗤。

桌子下,陸慧心伸手扯了下她衣襟,懊惱女兒沉不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