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哥哥,氣性別這麼大啊。」他抬起的手臂還沒落下,就被米蘭截住了。米蘭染着頭髮,化着濃妝,超短裙露着大腿。

她顏值沒有林亦可高,但白花花的大腿搶眼啊,直接把胖男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哥哥,你別和她一般見識,你看我怎麼樣,咱們找個包房聊聊?」米蘭笑嘻嘻的說。

林亦可知道她是在給自己解圍,但還是擔憂的問,「喂,你一個人行不行?」

「姐不是第一天出來混,我包里有防狼噴霧,吃不了虧。」米蘭說完,從包里摸出針孔攝像機丟給她。

「你小心點。」林亦可接過攝像機說。

擺脫了猥瑣男,她一個人走在幽暗的走廊里,兩邊的包房不時傳出震人的音響聲,夾雜着一些特殊的聲音。

林亦可忍不住皺眉,這麼多房間,她怎麼找!

恍神間,身後一股猛力突如其來的把她按在了一側的牆壁上。

林亦可嚇得不輕,脊背撞上冰冷堅硬的牆壁都忘了痛。

男人沉重的身軀壓制着她,一隻大手扳起她的臉,「你膽子倒是不小,這種地方也敢一個人來。」

林亦可驚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身後是一盞奢華璀璨的水晶吊燈,逆着光,他幽暗的眼神滲着冷意。

「顧景霆,怎麼是你!」林亦可鬆了口氣。

顧景霆放開她,高大的脊背隨意的靠在一側牆壁,臉上的表情近乎冷漠。他從西褲兜里掏出煙盒,叼了一根煙在嘴邊,隨口說道,「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送你出去。」

林亦可:「我不走,我來找人的。」

「找誰?」顧景霆問。

林亦可覺得,顧景霆這種小混混的消息應該更靈通,於是,說道,「安國華,你知道嗎?」

「聽說他名聲不好。你找他做什麼?」顧景霆回答。

「找他辦事。」林亦可說。

顧景霆冷笑了一聲,目光打量着她,「姓安的好女色,女人求他辦事,都要付出代價,你想清楚了?」

林亦可聽完,憤憤的瞪了他一眼。混混的思維果然比正常人複雜。

她卻裝作聽不懂的樣子,從手提包里拿出一隻針孔攝像頭,「他來這裡做的見不得人的事,應該不太希望他太太知道。有了把柄,不怕他不幫我辦事。」

顧景霆聽完,臉上仍是不咸不淡的表情,他兩指輕彈了下指尖的煙灰,語氣散漫的說,「樓上,左手邊第三間。」

林亦可站在房門前,手裡一根細鋼絲,搗鼓了一會兒後,房門應聲而開。

顧景霆站在她身後,饒有興味的看着,等門開後,跟着走進去。

他單手插兜,漫不經心的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兒。

衣架上掛着男人的西裝,席夢思大床上散落着半盒安全套和一條女人的**。

「怎麼沒人?」林亦可問。

「應該下樓吃東西了,你知道的,那種事情最耗體力。」顧景霆說。

林亦可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裏罵了聲:流氓。

隨即,房門口傳來了響動聲。隱約有男人的說話聲。顯然,房間的主人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