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幫陸仁登記完後後,守閣長老鄭重道:「努力修鍊,可別讓你師父失望!」

「我會努力的!」

陸仁認真的回了一句,便轉身離開。

他並沒有去宿舍,而是跑到膳堂,找膳堂的大廚購買靈米。

陸仁想要買三十萬銅錢的靈米,但大廚根本拿不出,而且膳堂每天都要用靈米,只能等大廚一個月後去採購。

陸仁索性將三十萬銅錢給了大廚,讓大廚幫他採購。

回到宿舍,陸仁便翻開猛虎拳秘籍。

這猛虎拳,乃是模仿猛虎創造的一門拳法,一旦修鍊到巔峰,戰鬥起來,宛如一頭真正的猛虎,氣勢十分驚人。

陸仁來到院子里,按照秘籍上的圖解,開始有模有樣的比划著,但空有形,卻無力,一點架勢都沒有。

陸仁修鍊一個時辰,動作依舊十分蹩腳,根本摸不到頭腦。

這時,蕭火火走進院子,看到陸仁在修鍊武技,那極其不協調的動作,讓他差點忍不住笑了起來。

「陸仁師弟,你修鍊的是猛虎拳吧?」

蕭火火忍俊不禁道。

陸仁停下動作,擦拭了一番額頭的汗水,驚訝道:「蕭師兄,你居然知道我修鍊的是猛虎拳?」

蕭火火悠然一笑,雙拳揮動,出拳如虎撲,氣勢十足。

陸仁看到這一幕,吃驚道:「你也修鍊了猛虎拳?」

「我蕭家也有這門武技,算是打基礎的武技,半個月時間,我便修鍊到大成,陸仁師弟,你今日就開竅了,不是可以借閱人階上品的武技嗎?怎麼在修鍊猛虎拳?」

蕭火火奇怪的問道。

陸仁解釋道:「蕭師兄,你也知道我是廢品血脈,根本不可能修鍊出人階上品的武技,所以試試這猛虎拳!」

「原來如此!」

蕭火火微微點頭,道:「師弟,你是廢品血脈,能夠開竅已經是奇蹟了,不知你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將猛虎拳修鍊到大成!」

「蕭師兄,大成是什麼程度?」

陸仁問道。

蕭火火回道:「絕大多數的武技,按照熟練度,都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圓滿,一般的武者,都只會修鍊到大成,想要圓滿,就需要耗費幾倍的時間去鑽研!」

「我乃四品血脈天賦,修鍊這猛虎拳,我三天入門,七天小成,半個月大成,如果像聖女那種妖孽,恐怕三天時間,就能直接修鍊到大成!」

聽着蕭火火的話,陸仁暗暗感嘆,血脈天賦太重要了。

陸仁回過神來,淡然笑道:「那就祝蕭師兄早日修鍊到圓滿!」

「我可不打算將猛虎拳修鍊到圓滿,有那個時間,我可以去修鍊人階中品武技和上品武技了,猛虎拳終究是過渡的拳法!」

蕭火火搖搖頭,道:「好了,陸仁師弟,你好好修鍊吧,你是廢品血脈,想要修鍊到入門,可不容易!」

說完,蕭火火也不打擾陸仁,回到自己的宿舍。

陸仁則是繼續修鍊猛虎拳,但始終都難以入門。

不過,陸仁為了開竅,都堅持了七十年,自然也不怕困難,一直在苦修猛虎拳。

這幾天,陸仁一直在修鍊猛虎拳,而蕭火火在自己的宿舍開竅。

兩人到點就去膳堂用膳,回來就繼續修鍊。

一個月後,蕭火火終於成功開竅,高興之餘,見陸仁依舊在原地踏步,修鍊沒有任何的進展,便開始指點陸仁。

可是指點幾次,陸仁的修鍊依舊沒有任何提升。

「廢品血脈太可怕了,怎麼教都教不會,只怕聖女殿下親自教你,都無濟於事!」

蕭火火搖了搖頭,放棄了指點陸仁的念頭。

「蕭師兄,我天賦的確太差,就不耽擱你的時間了,我還是自己慢慢修鍊吧,對了,我有事就先出去一趟了!」

陸仁說完,便直接離開了。

算算時間,膳堂應該採購回來了。

在外面修鍊一個月,陸仁真感覺在浪費光陰,如果進入寶塔空間,他就一點都不心疼。

進了寶塔空間,他再來肝。

他那三十萬銅錢可以購買六十袋靈米,足夠他修鍊八十二年。

替嫁嬌妻失蹤三年的老公忽然回來了

蕭火火見陸仁離開,喃喃自語道:「我如今成功開竅,也能夠去武技閣借閱武技了,若是能找到一門劍譜,配合火靈劍,恐怕那些五品血脈的弟子都不是我的對手!」

想到這裡,他也是興奮沖向武技閣。

不一會,一道狂笑聲從別院外面傳來。

「哈哈哈,居然被我在武技閣找到了一門人階中品的劍法,烈火劍法,如果我能夠修出這門劍法,將其修鍊到大成,至少能開啟三個靈竅!」

蕭火火迫不及待的衝進別院,將火靈劍拿出來,開始興奮的揮動火靈劍。

…..

青雲門深處,一座莊嚴的閣樓里。

十幾名長老齊聚一堂,雙目緊閉,似乎在等人。

不一會,雲青瑤便走了進來,不等其他長老問話,便冷淡開口:「我最近在自創劍法,所以一直在閉關!」

「雲長老居然開始自創劍法了?」

一個山羊鬍老者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其他長老,同樣震驚。

他們和雲青瑤一樣,都修鍊到神海境,但還沒有能力自創武技。

「已經自創的差不多了,就差完善了!」

雲青瑤說完,便在一旁的位置坐下。

「好了,言歸正傳吧!」

山羊鬍老者正襟危坐起來,道:「一個月後,皇道門要帶三個新入門弟子來我們宗門交流切磋,去年,前年的新入門弟子交流切磋,我們分別輸給了離火宗和鐵劍門,這一次若是再輸給皇道門,只怕我們青雲門很難在其他宗門面前抬起頭了!」

「聽說皇道門這一次招收到了一個六品血脈的天才,此人還沒有進黃道門,就已經開了三個靈竅了,有他在,我們宗門新入門弟子,恐怕都不是對手!」

另外一名長老皺眉道。

「大長老,你們叫我來議事,就是因為這件事?」

雲青瑤奇怪的問道。

大長老捋了捋自己的山羊鬍須,道:「雲長老,宗門讓你收徒,目的就是這一次切磋交流!」

「可我收的徒弟是廢品血脈,連開竅都難,我也無能為力!」

雲青瑤搖頭道。

想要讓她花時間在教徒弟上,根本不可能,有這時間,她早已經將自創的劍法完善了。

更何況,一個不思進取的徒弟,有什麼可教的?

「雲長老,你可真是慧眼識珠啊,你那廢品血脈的徒弟了不得,得到仙人恩賜,成了入門第一個開竅的弟子!」

一個長老一臉羨慕的說道。

「什麼?」

雲青瑤俏臉微變,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自己陰差陽錯收的徒弟,居然開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