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仁雲青瑤的最新章節 第3章_阿曼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此時,廣場上諸多少年男女,都將目光投向了一個穿着樸素,相貌平平的男子身上。

這種男子,放在人群當中,絕對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完全就是路人。

此人,自然就是陸仁!

「你是一品血脈?」

雲青瑤面若寒霜,看着陸仁。

「師父,我可以上前檢測!」

陸仁說完,唯恐雲青瑤反悔,飛快的衝到高台上,將手掌靠近測石碑。

嗡!

測石碑發出一聲轟鳴聲。

第一個血色刻度亮了起來。

嗡嗡嗡!

接着,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血色刻度亮起。

廣場上的諸多少男少女,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鄙夷之色。

這明明是四品血脈,已經算是通過考核了。

高台上,雲青瑤也是鬆了口氣,倘若這傢伙真是一品血脈,豈不是真要收一個廢物當徒弟?

嗡嗡嗡嗡!

又是連接幾道轟鳴聲!

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個第八個第九個血色刻度逐一亮起。

整個廣場,頓時一片嘩然,所有人都驚呆了。

而高台上,雲青瑤和朱鐵長老的臉上,也露出震驚之色。

九個刻度,代表着九品血脈。

「九品血脈,難道我青雲門要崛起了不成?」

朱鐵長老使勁地擦了擦自己的雙眼,以為自己是眼花了。

而雲青瑤清冷的眸子,也是緊緊的盯着陸仁,在陸仁的身上,她根本看不到半點天才的氣質,十分的普通和平凡,怎麼會是九品血脈?

嗡!

就在此時,測石碑響起了第十道轟鳴聲。

第十個血色刻度亮了起來,異常奪目和刺眼。

「十個刻度齊亮,神品血脈!」

「這個平平無奇的小子,居然是神品血脈!」

「他故意說自己是一品血脈,是想吸引聖女注意吧?」

所有少男少女的臉上,早已經目瞪口呆。

「我青雲門要崛起了!」

朱鐵長老則是激動萬分,老淚縱橫。

這可是神品血脈啊!

在他們姜雲國,能夠誕生七品血脈,已經是頂尖的天才了,八品九品血脈的天才都沒有出現過,更不用說是神品血脈。

「怎麼回事?我不是一品血脈嗎?」

陸仁抬頭看着測石碑上的刻度,發現十個血色刻度全部都亮了起來,這代表着自己可是神品血脈啊。

「不科學啊,我若真是神品血脈,我早開竅了,這測石碑肯定有問題!」

陸仁的這個念頭剛剛產生。

突然!

十個刻度的光芒全部熄滅了,反而十個血色刻度下面的灰色刻度亮了起來,光芒異常刺眼。

一時間,所有人當場愣住了。

那灰色光芒,宛如一盆冷水潑在他們臉上。

廢品血脈!

原本他們以為自己見證了一個神品血脈的天才,能夠沾一沾天才氣運,還能回家族吹噓一番,結果卻見證了一個絕世廢材的誕生。

陸仁看到灰色刻度亮起,卻十分失望。

雖然知道自己的血脈不可能是神品血脈,但也不至於是廢品血脈吧?

這可是傳說中越修越廢的廢材。

不過,廢材就廢材,他只要抓住這個機會,拜雲青瑤為師,就能進入宗門,得到修鍊資源。

只要有足夠的資源,進入寶塔,就可以無限修鍊,就算天賦再差,他相信自己能肝出一片天地。

此時雲青瑤面若寒霜,居然招惹到一個廢材,她本來就不想收徒,如果真有一二品血脈的弟子來參加考核,她咬咬牙收了也就算了,結果遇到了一個廢品血脈。

「師父,我血脈廢品,可以拜你為師吧?」

陸仁來到雲青瑤的面前,拱手作揖,一臉興奮之色。

「你確定要拜我為師?你乃廢品血脈,根本無法開竅,我也教不了你什麼!」

雲青瑤委婉拒絕。

「師父,弟子自知天賦平庸,誰來都教不了弟子,師父您不用教我什麼,弟子會自己修鍊。」

陸仁神色平淡地說道。

「你一個連開竅都做不到的廢材,如何自己修鍊?」

雲青瑤簡直氣得要吐血,這傢伙難道就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嗎?

「師父,我有自己的修鍊方法!」

陸仁連忙說道,唯恐雲青瑤會拒絕。

他只要加入青雲門,就能夠得到修鍊資源,四大宗門裡,青雲門的待遇可是最好的。

有資源,他可以躲在寶塔空間慢慢修鍊,至於教?以他的廢品血脈天賦,誰教他估計都會被氣死。

雲青瑤強忍着內心的怒意,點頭道:「好,你既然執意拜我為師,那我就收你為徒!」

反正,也就一個師徒名分,她也不用浪費時間去指點陸仁,一年後,若陸仁還開不了竅,便會逐出青雲門。

「徒兒陸仁拜見師父!」

陸仁一臉興奮的拱手。

「進入宗門後,你便好好修鍊,等成為外門弟子,為師再教你!」

雲青瑤說完,便轉身離去。

「師父!」

陸仁大喊一聲,叫住了雲青瑤。

「何事?」

雲青瑤問道。

陸仁笑嘿嘿的說道:「師父,我聽說師父收徒都有見面禮,你身為青雲門的長老,不會不送吧?」

「你說什麼?」

雲青瑤臉上籠罩一層寒霜。

這個廢品血脈,居然有臉向她要見面禮?

陸仁見情況不對,立刻拱手道:「如果師父不想送的話,那就當徒兒沒有說!」

「哼!」

雲青瑤冷哼一聲,手臂一揮,掌心火光閃耀,出現一把三尺長的寶劍,丟到陸仁面前。

那寶劍通體赤紅色,劍刃晶瑩剔透,宛如琉璃玉石一般。

「這把火靈劍就當做是為師的見面禮!」

說完,雲青瑤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陸仁雙手捧着火靈劍,眼眸亮了起來,這雲青瑤可是姜雲國聖女,又是青雲宗長老,拿出來的寶劍,應該不一般。

「火靈劍,那可是低級靈器,一把低級靈器,普通人不吃不喝勞作一輩子,都未必能夠買到!」

「聖女出手便送低級靈器,說實話我羨慕了!」

「那個陸仁,明明是廢品血脈,不僅僅拜得聖女為師,還得到一把低級靈器,還成功加入了青雲門,簡直走了狗屎運!」

廣場上的所有少男少女,都用着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盯着陸仁,恨不得自己也是一個廢品血脈,說不定還能夠和陸仁爭一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