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咔嚓——

拍照的聲音,在張靈的身後響起。

他猛地精絕起來,反手握住了背後的黑金古刀,微微屈身,隨時可拔刀而起。

「別動別動!就是這個姿勢,我草,張靈,就一個下午不見,你怎麼就CS起小哥張起靈了?」

同村的發小林策面部表情異常誇張,下巴快要掉到了地上。

兩人從小長大,他可從來沒有見到過張靈如此打扮,而且扮相還與小說故事中的那位小哥如此相似。

看到是發小後,張靈才鬆弛下來。

這位發小雖同在鄉下長大,但比較神經質,很嚮往外來的花花世界,同樣也很嚮往小說電影電視中那些美好。

比較中二。

張靈沒有直面對方的問題,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他其實就是那個故事中的小哥張起靈。

「最近我要出一趟遠門。」張靈收起桌上地圖,捲起放進了一旁。

「出遠門?去旅遊嗎?也好,散散心,高中三年對於我們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要去哪玩?約了其他人嗎?我最近沒什麼事情,也想出去玩玩,但不知道老爹老媽會不會給錢。」

林策撓了撓頭,一臉苦笑。

「沒有,一個人,不是去玩,有事。」張靈皺了皺眉。

「好吧,你不想說我也就不多問了,出門的話,記得隨時聯繫,報個平安,吃飯了嗎?去我家吃吧,我老爹今晚去唐叔家喝酒,沒人在家。」林策低頭擺弄着手機,雙眸中的震撼還未平復。

張靈此時的模樣,無論是穿着還是氣質,都和他之前認識的張靈判若兩人。

「我把你照片發出去,你不會怪我吧?」林策忽然開口道。

張靈搖了搖頭。

「飯不吃了,一會我就出發。」張靈轉身開始收拾起行李。

他身上的衣服還有黑金古刀背包這些,都是從盜墓世界中一起帶過來的,他剛剛想起,檢查一下有些東西遺落在盜墓世界沒有,東西是否都完整的帶回到了現實世界。

「行吧,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哈哈,記得經常聯繫,以前我還覺得你挺正常的,沒想到和我一樣,也喜歡在私底下扮演這些人物角色,哈哈哈,別說,你這打扮氣質都挺像的,可惜不是我的菜,我喜歡的,乃是行天之道,總司一切的男人……」

林策的話癆,和胖子有些相像。

其實現實世界中,和胖子那碎嘴一樣的人很多很多。

或許,在那個世界中,胖子是獨一無二的人,但其實,胖子也只是芸芸眾生中一員,沒什麼特殊特別的。

林策見張靈還在收拾着東西,也就沒繼續搭話了,和張靈說了聲一路順風後,就已轉身離去。

張靈將東西都放入到了背包後,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黑金古刀。

現實世界中除非是步行,要不然這把刀是不可能可以帶得出去的。

在盜墓世界中,是因為他們很多時候都獨自開車的原因。

可現實世界中,張靈家裏面並沒有車,他也一直沒有去考駕照。

將東西收拾好後,張靈將帽子戴在了頭上,趁着夜色,拖着黑色行李箱,走出了身後小村。

他剛剛問了其他人出行打車的方法。

已故父母留給張靈的積蓄沒有多少,只有五萬多的錢,那幾年,張靈家正在起房子,然後父母在外出了事故。

五萬多的積蓄。

張靈需要去一些特別的地方打卡簽到,根本不夠。

可在盜墓世界待了那麼多年,他也差不多失去了賺錢的念頭。

那時候身旁的人一直都有錢,他也過過食樹皮,食生肉的荒野日子。

與此同時。

距離張靈所在位置十萬八千里的位置,最近網絡上熱議揚揚的三叔第一部劇,開始在網上傳出消息。

與其他電視電影導演不同的是,三叔作為編劇,這次首次提出了不要流量明星,不要小鮮肉,要在網上進行選拔的念頭。

網上選拔熱議度隨隨便便就能竄上各大社交平台榜首的改編劇演員,這一想法可為大膽而又新穎。

同時,也再次所有人的期待值再次無限拔高。

稻米們紛紛提出自己心中所想演員角色該有的模樣狀態,然後組成粉絲團,為自己喜好的明星投票選舉。

其他路人也紛紛從身旁朋友口中聽說了,關於這部劇的期待。

關於這部劇中人物角色的一些討論。

【我覺得吳邪應該是個白面小生,然後眼睛裏面透着狡猾,看起來很軟弱,但實則狡猾精怪的樣子!】

【有什麼明星可以對應嗎?好像挺難選的樣子?】

【改編劇本來就難選啊!我覺得還不如改動漫的好,很多改編劇就因為選角的問題,一言難盡啊!】

【反正在我這就是,狗都不看!】

【我就問你們,世界上有人能夠接演小哥的角色嗎?其他人先不說!】

【小哥?那確實挺難的,原著並沒有說他長得很帥,但看下去後總覺得小哥帥得一塌糊塗的樣子,流口水/】

【至於網上海選,哈哈哈,這幾天大學生去演小鬼子的事情大家忘了嗎?我覺得這個主意倒是不錯!部分大學生演的比那些專業的演員都還要來得順眼!】

【……】

由於三叔這個暑假就要開機拍盜墓系列第一部劇的原因,網絡上開始議論紛紛,霸佔了各大社交軟件排行榜。

……

從張靈家回到自己家中的林策,同樣也在刷着手機,看着隨處可見的盜墓劇角色海選的信息,津津有味。

「張靈家挺難的,如果他有這麼一個機會,肯定能夠翻身做人,雖然他不讓我將他照片亂髮出去,但其實沒什麼嘛!又不是什麼大姑娘,還要遮遮掩掩,好看就給人看,對,發出去肯定他也不知道,那傢伙平時都不怎麼玩手機的,出門都還要問怎麼打車,怎麼坐車……

現在哪有這樣的年輕人,唉,張叔去世後,生活壓力太大了他。」

林策自言自語着,點開了剛剛拍下的張靈幾張照片。

就在林策剛想將張靈的照片發出去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一條某薄推送消息。

消息的內容,是一張昏黃燈光下低着頭拉着行李的男人模糊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