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距離杭城西冷印社下一個目標最近的,就是臨近的魯王宮了。

七星魯王宮坐標地點,解雨臣在電腦編繪路線,給張起靈指明了方向。

那一次,是他認識吳邪胖子的開始,也是故事的開始。

很久以前,他就認識一個名叫吳三省的行業內人員。

這個人不是很靠譜,但很聰明。

當他想要找什麼東西時,那吳三省總是能夠幫他想到辦法。

當初很多人認識吳三省的原因,都是因為這一點。

當很多人都沒了辦法的時候,眾人的目光總會落在吳三省的身上。

就像日後的吳邪,吳家小狗。

七星魯王宮所在大概位置是在汕東臨澤。

張起靈沒有選擇去乘坐飛機與高鐵,因為他很多時候都受不了那種鬧哄哄的環境。

於是,選擇了搭乘班車。

新世界的時間節點,要比吳邪時代還要晚上一些。

這個時候,各處已經非常和平,地痞流氓作姦犯科之人,也很少在尋常人生活中出現。

車上。

張起靈不知道什麼時候睡了過去。

不知道是血脈的力量到了末期還是什麼原因,百歲之後,他就感覺身體大不如前了。

雖還沒到疲累的程度,但很多時候總會覺得,有些百無聊賴,不知道幹什麼。

而發獃,則成了他佔據了生活百分之八十時間的習慣。

他沒有刻意的去想什麼。

要想想什麼,腦海中又沒了那段記憶。

所以,只是習慣的放空自己。

「到服務區了,要吃東西的吃東西,上廁所的上廁所,下個服務區要兩個小時以後了。」

司機伸着懶腰,握着保溫杯就下了車。

其他人也在伸着懶腰,長久坐姿讓人很是不適。

「帥哥,你也是去汕東嗎?」座位旁邊的女孩撫開鬢髮,好奇的看着張起靈。

這趟車本就是開往汕東的車,車上所有人都會到指定位置才能下。

所以女孩這一問,也就是搭訕的開始。

開往汕東的這趟車,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車上許多人都顯得很是無聊。

「帥哥,合個影吧,剛剛我給我閨蜜看了你照片,她說挺喜歡你長相的,看起來很舒服。」

女孩的臉微微紅潤,心中在抱怨着閨蜜的古怪要求。

張起靈不是什麼不好接觸的人,對方對他也沒有什麼壞心思目的。

「我P一下發給你,你要嗎?」拍好照片後,女孩低頭繼續開始玩着手機。

張起靈搖頭。

「你膚色好白啊,用的什麼護膚品能告訴我嗎?」女孩看着手機中與自己合照的張起靈,稍微有些驚訝。

這男人的皮膚比自己的還要白皙細嫩。

張起靈再次搖頭。

「你也是去汕東旅遊的嗎?看你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我大二了,趁着暑假,想去那邊看看,孔子故鄉,五嶽之首,很多地方都值得一看呢。」女孩繼續一個人說著話,玩着手機。

叮咚~

張起靈手機響了一聲。

消息發送者還是解雨臣。

解雨臣告訴張起靈,他家裏面的黑金古刀,已經拖人辦了託運手續,在張起靈到達魯王宮附近鎮上的時候,就可去自取。

張起靈回了句『嗯』,然後再次放下了手機。

沒有黑金古刀在身,總是莫名的覺得有些不舒服。

從杭城出發的大巴車,朝着汕東臨澤方向出發,下了高速後,轉入國道。

不知司機是想抄近路還是什麼,駛入國道兩個小時後,司機忽然將車輛朝着鄉間小道開了下去。

車上的眾人都不知道具體路線,一路顛簸,也讓眾人都犯了困。

「帥哥,醒醒,司機讓我們下車了。」

女孩拍了拍張起靈的肩膀,手掌剛剛觸及他肩頭的時候,張起靈瞬間睜開了雙眸,蘇醒而來自然露出的一絲戾氣,將女孩嚇得臉色發白。

車窗外,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黑暗的前方,閃爍着忽明忽暗的燈光,貌似是一個村落。

「剛剛收到消息,前方暴雨,本來想早點送你們過去的,但沒辦法,只能先在這裡停留一晚了,我找了一些地方,路上並沒有可以休息的,只有這麼一個村子,要下車去休息的跟我一起走,要留在車上的,我也不勸你們。」

司機皺了皺眉,有些煩躁。

車上眾人聽聞,紛紛打開手機,搜索前方道路的新聞。

其實,不用他們刻意的去搜索關於前方道路消息,當他們抵達了此處後,來自手機卡經銷商已經給他們發送了相關消息提醒。

這個地方昨天確實連續下了幾天的雨,道路積水,正在緊急處理,大概明早才能通行。

司機選擇下車,車上空調自然不可能開一個晚上。

位於山林茂盛處,高山聳立,車上的眾人都感覺到了冷風吹拂。

眾人跟着一起下了車,一起朝着前方村莊走去。

「這個村子我來過,因為地處交通要道,所以以前設有招待所,後面開發成了旅館,供過往路人居住,一晚上,大概也就幾十塊錢,關係好的可以兩個人住一間,不貴,沒有坑你們,大家都是自願的哈,別回頭舉報我,說我壞話什麼的,現在這個社會,反正我是怕了。」

司機嘀嘀咕咕的提醒着眾人,擠出一絲笑意。

「妹子,我們幾個人打算吃點宵夜,她們我們也不認識,要一路嗎?大晚上的待在這麼一個鬼地方,有些無聊。」

一旁走來幾對男男女女,來到了車上與張起靈坐一排座位的女孩身旁。

女孩看了看對方,然後下意識的縮到了張起靈身邊:「我,我不去了,我還是和大家一起去休息吧,我不餓。」

「大學生?嗨,大家都是出來玩的,我們真沒什麼惡意,只是看你們兩人有些孤單,所以過來問問,不去就算了,我們就先去了。」

老大哥模樣的男人梳着整齊的頭髮,外表看上去也很乾凈,背後背着一個吉他匣子。

其身旁的人,看向男人的時候,都帶着新奇之色。

張起靈都沒有正眼去看對方,心中對這群人就有了個大概念頭。

如果胖子在這,胖子肯定就是這群年輕人的小頭目了,吹起牛來,無人能敵,也很能合群。

又是一夜。

張起靈看向天邊繁星。

不知道此時的吳邪又正在做着什麼,大概又在做着那些讓人煩惱的傻事吧。

走到村前時。

一直沒將注意力放在周圍的張起靈,眉頭一凝,似乎感覺到了,停下了步伐。

熟悉的氣息,籠罩着這整個村莊。

而讓他感覺到熟悉的那些東西,可不是什麼好事。